西部地區融入新發展格局的方法路徑

西部地區融入新發展格局的方法路徑

西部地區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中的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推動西部地區更好發展,能有效拓展經濟社會發展空間,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奠定堅實基礎。如何用好西部地區的既有優勢,以地區發展服務新發展格局,將地區發展融入新發展格局,是當前西部地區需要下功夫的重大課題。

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以來,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重大歷史性成就,產業結構現代化步伐加快,基礎設施顯著改善,基本公共服務體系日益完善,城鎮化水平不斷提高,公共事業全面進步,生態環境不斷優化。但也要看到,西部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突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的任務依然艱巨,與東部地區發展差距依然較大,仍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短板和薄弱環節。這些目前存在的短板、弱項,既是西部地區實現自身高質量發展需要解決的問題,也是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突破口。

從資源稟賦看,西部地區資源豐富,特別是清潔能源富集、產業配套能力較好,能有力增強我國戰略資源的自主供給能力,提高我國在國際資源市場上的競爭力;從發展空間看,西部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參與生產分工的能力都有較大提升空間,是實現東西部經濟互補的“戰略支點”,這既表現為資源、要素的互補,又體現為產業結構的互補;從需求市場看,西部地區市場廣大,基于其自身發展的內在要求,能有效擴大內需,促進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得到更好發揮;從對外開放看,西部地區能承擔起“東聯西出”的重要作用,是我國向西向北的“戰略通道”,也是推動區域協調發展、持續擴大開放的重要一環。

構建新發展格局,是與時俱進提升我國經濟發展水平的戰略抉擇,也是塑造我國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的戰略抉擇。立足新發展階段,西部地區需貫徹新發展理念,正視發展中的痛點難點,切實發揮既有優勢,找準推動發展的主攻方向和關鍵環節,在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上展現新作為。

一個主攻方向:

發展高水平開放型經濟

構建高質量的全面開放新格局,是推動國際大循環的客觀要求,也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需求。我國西部地區毗鄰中亞等國家,擁有巨大的向西向北開放的地緣優勢。未來一段時期,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引領加大開放力度,發展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應是西部地區謀發展的一個主攻方向。

西部地區開放的重要基礎,是建設多層次高質量的開放大通道。高質量的基礎設施既是加強各國經濟聯系性的重要基礎,也是國內各地區提升經濟開放度的必要條件。完善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有利于充分發揮西部地區的資源稟賦優勢,使其更好融入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實現聯動發展。

當前,隨著共建“一帶一路”深入發展,跨國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快速推進,西部地區道路、航線等基礎設施的鏈狀化、網格化、樞紐化已取得顯著進展。同時,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快速興起,使西部地區的基礎設施在由“傳統基建”向“新基建”轉型的過程中,取得了與東中部地區同等的迭代機會。未來一段時期,西部地區要更注重基礎設施的跨國聯通,特別是要抓緊完善陸路、內河運輸與海運的銜接,發展好多式聯運,打通國內國際物流,建設多層次高質量開放大通道。

推動西部地區開放的重要抓手是推動服務業對外開放。相比于制造業,服務業發展更加依賴于下游市場的需求,無論是傳統服務業還是生產性服務業,都更傾向于“鄰近市場”并形成空間集聚。隨著西部地區城鎮化進程加快推進、人均收入水平不斷提高、市場主體規模持續擴大,服務業及其開放發展將獲得更加廣闊的市場空間。

兩條現實路徑:

邁向價值鏈高端、堅持協調發展

立足自身優勢,西部地區積極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既要提升當地對資源和能源進行深加工的能力,向價值鏈高端邁進,又要強化西部地區內部各地以及西部地區與其他區域之間的協同發展。

努力向價值鏈高端攀升。西部地區是資源能源富集的地區,要利用好這種優勢,大力提升自身對資源和能源進行深加工的能力,更多地將相關產業的高附加值留在當地,推動當地經濟轉型升級。對此,西部地區需繼續強化在制造業價值鏈中低端的競爭優勢,同時,積極承接東中部地區的產能轉移,加快構建擁有核心技術并占據價值鏈中高端環節的產業鏈。具體來看,需落實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實現供給與需求更高水平動態平衡,處理好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與推動開放創新的關系,維護產業鏈安全,并實現多維目標的有機統一。

實現區域內部與區域之間的協同發展。西部地區與東中部地區的發展水平仍有差距,其內部各省份的發展水平也差異較大。對此,需進一步加強西部地區內部各省份的協同開放、加強與東中部地區的互動合作,將西部開發開放與支持東北地區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推動中部地區崛起和東部地區率先發展等聯系起來,與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等聯系起來,協同推進。

三個重要抓手:

要素資源、消費市場、營商環境

在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大背景下,西部地區要充分發揮自身作用,需以開發利用要素資源、激發消費市場潛力和優化營商環境等為抓手,以關鍵環節牽引整個地區的發展。

一是高質量開發利用各類要素資源。我國西部地區自然資源稟賦優勢明顯,土地廣袤,礦產、水利、太陽能、風力、地熱等資源蘊藏豐富,開發潛力巨大。進一步科學合理地開發利用資源,有力提高資源的使用效率和產出效益,將有助于促進西部地區資源要素與東中部地區資本要素的流動和交換,有助于西部地區將資源優勢轉化為現實生產力。

二是發掘消費市場的巨大潛力。以激活區域消費為基礎,以擴大外來消費為重點,以培育具有聚集輻射能力的消費中心城市為核心,抓住最具潛力的消費領域,培育線上線下融合發展新模式,著力打造一批消費增長極,助推西部地區建立起輻射周邊、影響全國、吸引世界的梯度消費格局。對此,需以數字技術驅動新業態新模式發展,更好把握新的消費場景,促進多領域消費升級,適應消費個性化多元化需求。

三是切實優化營商環境。推動新產業形態和商業模式的普及應用、創新趕超以及向開放領域的延伸,是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題中應有之義。目前,西部地區市場化程度尚不足、市場及市場主體培育尚不足,需加快對新產業形態和商業模式的應用,以此帶動西部地區資源整合能力、自主創新能力和外源技術吸收能力的大幅提升,加速彌補市場發育方面的短板。

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不僅從多個方面對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提出了新要求,也意味著西部地區與東中部地區將共同構成撬動國內外優質資源、激活高質量發展動力的引擎。西部地區需以全新的思路、務實的舉措,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發揮應有的作用。

(作者單位: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久久99精品久久久久久,爽爽影院免费观看视频,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欧美毛片性情免费播放